网站公告
感谢中国婚庆网大力支持!
辽源市婚庆产业协会官网正式上线!
网站域名:lyshqw.com
欢迎辽源市婚庆同仁入驻合作!
咨询热线:15944774477
协会会长:朱乃英
联系方式
  • 联系人:朱乃英
  • 电话:0437-6668899
  • 手机:15944774477
友情链接
  • 暂无链接
首页 > 行业动态 > 婚礼不是演戏
行业动态
婚礼不是演戏
发布时间:2019-08-23  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        返回列表

婚礼不是演戏
,新人不是演员,餐厅不是剧院,排练没有时间。” 
 小槑:现在各式各样的主题婚礼、创意婚礼非常多,新人该如何选择呢?
李老师:我一直认为,任何婚礼的主题只有一个,那就是结婚。至于场地、布置、LOGO、色彩和音乐等方面的差异,只是婚礼在风格、样式和类型上的不同特色而已。说句笑话,总不见得上了龙虾,就是“龙虾婚礼”;上了“烤乳猪”就是“猪肉婚礼”了。谁是主角?新人!新人干嘛?结婚!仅此而已。
 小槑:目前许多被包装的婚礼都是依样画葫芦的比较多,生搬硬套的比较多,但是所谓的个性化应该如何来体现?
李老师:我总结世界上的婚礼大致可分为四类:宗教、祖传、法定和自创。前三类都须循规蹈矩,完成一些规定动作。第四类则没有规矩,自成方圆,全是些自选动作。当代中国婚礼基本上都属于第四类,是近二十年来,新人和婚庆摸着石头、兼收并蓄、异想天开、自说自话创造出来的。相比较前三类,已经够个性化的了。
但问题在于,婚礼不是演戏,新人不是演员,餐厅不是剧院,排练没有时间。除非天时地利人和皆备(即场地新人婚庆都特别优秀,预算也足够),否则,只偏重在形式上出新出彩出奇的个性化策划,很容易给人留下矫揉造作的感觉,现场执行难度也很大。实际上多数婚礼的流程都是差不多的。但每场婚礼的主角不同,其情感故事和人物关系各具特色,就给展现新人不同的缘份以及亲友之间的特殊情感,提供了现实的可能。所以,场场婚礼虽然难免“形相似”,但我们应该而且可以努力做到的,是让婚礼场场“人不同”。而要做到婚礼场场“人不同”,就需要深入挖掘新人及其至亲的情感故事,并将它恰到好处地表现出来。真正的个性化,应更多地体现在婚礼的内容上。
 “婚礼应该是场亲友聚会...” 
小槑:新人自己表演节目、寻找各种花哨的道具来填塞婚礼真的好吗?
李老师:我很赞成有才艺的新人,适当地在婚礼上展现一下自己的魅力和风采。“所谓言之不足,歌之;歌之不足,手之舞之,足之蹈之也”。我也曾说过,最好的婚礼就是“动心动情,载歌载舞”。国外和国内民族地区的婚礼,都是欢天喜地、载歌载舞的。至于用“各种花哨的道具来填塞婚礼”,这就像过去戏曲行当里的一句话,“戏不够,唱来凑”。正好暴露了策划者弱于发掘内容,只能东拼西凑弄些噱头,走些旁门左道了。
小槑:结婚的人多了,婚庆公司多了,搞婚礼的多了就难免会有些泡沫在里头,您觉得目前婚礼的软肋在哪里?
李老师:最关键的软肋是在对婚礼的理念上。正因为把婚礼当成什么的都有,所以现在的婚礼五花八门,千奇百怪,堪称当代中国民俗文化中的一大奇观。前面所说的“没有规矩,自成方圆”,有时候一失控,反而更加不成方圆了。我对当代中国式婚礼有这样一个定义:婚礼是亲友们庆贺新人结婚的家庭式的聚会。因此,婚礼中最重要的,是让亲友们分享幸福,和让新人收获祝福;婚礼中最需要的,是一种温馨的家庭气氛。
 小槑:现在新人往往是去看一场婚礼秀,尔后来衡定婚庆公司的质量、水准,您认为婚礼秀究竟上能给新人带去些什么呢?
李老师:当代中国婚礼经历了建国以来前30年的一个断层,是近20年来逐步恢复、发展和创新后慢慢成形的。严格来说,各方面还很稚嫩。而当代中国新人生活在一个突然富裕起来的时代,又基本不受宗教、祖传和法定婚礼的约束,崇尚的是“我的婚礼我作主”。相对幼稚的婚庆和刚刚富起来又相对自由的新人碰撞到一起,就有一个磨合的问题。婚礼秀是商家伸向市场的触角。对尚且稚嫩的商家不能苛求,只是希望商家加快提升婚礼理念和文化修养,使婚礼秀的文化含量和社会意义更有品位、更加积极些。
 “让我了解你,请你感动我”。
小槑:婚礼上新人和亲友的情感诉求,作为一个司仪,如何去挖掘?
李老师:我和新人沟通时,主要了解以下三个方面:1、缘份(怎么认识的);2、情感(爱情故事);3、人品(对长辈的态度和人生的价值观)。2006年我在接受东视采访时曾说过“让我了解你,请你感动我”。意思是只有通过对新人缘份、情感和人品的了解并从中受到感动,才有可能把这种了解和感动转化为充满新人特色的台词。在我主持过的近240场婚礼中,度身定制的婚礼台词约有200篇。说的白一些,就是给谁做婚礼,就拿谁说事儿;把话说到心里去,全场一起分享爱。
 小槑:能说说您眼中的好司仪是什么样的吗?
李老师:“士兵突击”中的许三多有一句台词非常经典:“我爹说人要好好活着,做有意义的事情;做有意义的事情,就是好好活着。”我觉得做一名好司仪,就应该做有意义的婚礼。所谓有意义的婚礼,就是要真实地展现新人及其至亲的人性之美,就是要真诚地体现婚姻的使命与责任。
 心情手札
“说句心里话”是一首军歌,当兵的都爱唱。08年12月的一场婚礼上,新娘的父亲,一位豫园商城的中层管理人员,当着几百位亲友的面(其中包括新郎所在上海警备区的10位少将),引吭高歌了他自己填词的“说句心里话”。我记得好像是这样唱的:
       说句心里话,我也有想法;家中的女儿啊,今天要出嫁。说句那实在话,我也有爱;常思念那个小时候的她,小时候的她。来来来来,既然要出嫁,来来来,就是责任大。你做饭来他买菜,相亲相爱是一家,是呀是一家。
       这首歌让我们非常意外,因为新娘父亲事先没对任何人说;而且他那天唱的既投入又好听,所有的高音都很饱满和洪亮。全场的亲友乐坏啦,唱一句叫好一句,唱一句鼓掌一次,真要把新锦江的屋顶给掀翻了。
       遇到这样的父亲,听到这样的“致词”,真是三生有幸,永远难忘。
        入行四年来,主持了两百三十多场,我有一个深切的体会:就是婚礼中最让人感动而且最难以忘怀的,不是多豪华的场面以及多完美的仪式;而是动情的人,和他们心里的话。
       05年10月,在瑞金宾馆,我的第二场婚礼。平时有些木呐的新郎致词时,给了所有的人一个惊喜。他在讲完准备好的致词后语调一转,说:“我从来不背什么诗词。今天,在这个隆重的婚礼上,我要将元代管道升的《我侬词》,献给我的太太”。
       随后,他用平实的语调,略带生疏地背诵了这首小词:“你侬我侬,忒煞情多;情多处,热如火:把一块泥,捻一个你,塑一个我。将咱两个一齐打破,用水调和;再捻一个你,再塑一个我。我泥中有你,你泥中有我:我与你生同一个衾,死同一个椁。”
       全场安静至极。当新郎念完最后一句、掌声还未响起时,新娘突然张开双臂搂住新郎,而且越抱越紧,泪水夺眶而出。
       还是那场婚礼,新人还请来了3位加拿大友人。其中一位50来岁的老外上台致词时,把新人称作自己的孩子,说着说着还流下了眼泪。新娘急忙走到老外身边,用双手捧住他的脸,轻轻地为他搽拭。新郎也赶过来,三人遂抱作一团;老外频频亲吻着两位新人,全场亲友无不为之动容。
        06年的9月,我同事的儿子结婚。当同事作为单身母亲走上台致词时,我发现她异常的平静。
       同事缓缓地说:“站在这座典礼台上,我想起了28年前。当时我肚子痛了整整40个小时,才把儿子生出来……”。后面她还说了些什么,我记不住了。我只记得新郎泪流满面,台下一片嘘唏。
       直到今天,在写这些文字时,我依然目眶湿润。
       巧了,第二天婚礼中的新郎母亲,是一个居委会的支部书记,开朗乐观,粗门大嗓。当我请她上台致词时,她正在亲友堆里递烟敬酒打招呼。周围的人都叫她,“哎,司仪喊侬上去刚闲话”。她一扬脖子,先哈哈大笑起来:“啊,喊我刚闲话啦?噢哟,我今朝老开心额;噢哟,阿拉呢子结婚了,我老有成就感格!”然后,她大笑着从人群里钻出来,高高兴兴地走上台,还使劲儿地拍了虎背熊腰的儿子一巴掌。台前拥满了亲朋好友,跟着这位母亲一起哈哈大笑。后面她的致词还是这样,边说边笑,底下也跟着一起笑。哎呀,青海路的虹桥人家,我至今想起来还要笑。
        07年的1月,锦江汤臣;新娘的父亲是上海电视台的编导。他那天很开心,说的一番话让大家都跟着他一块儿开心。我记得他说的是三次见到女儿的心情。
       第一次是在产房的门口见到初生的女儿,发现她小鼻子小眼很像自己,欣喜欲狂。
       第二次是参加女儿大学里的一次活动,看到女儿作为学生代表上台用英文演讲,他无比自豪。
       第三次就是在现场第一眼见到穿婚纱的女儿,发现女儿竟然如此漂亮,简直开心死了。
       噢,好可爱的父亲哟,真让人羡慕;有谁还能比你更幸福呢!
        07年10月,薇婷story,当年“百对新人、百年双喜”第一名的婚礼。这场婚礼从形式到内容都堪称完美,可谓“天时地利人和”齐备,新人婚庆场地皆好。然而我至今最念念难忘的,还是新娘父亲的致词和那对新人的颁奖词。
       新娘的父亲是一位海军少将,标准的北方军人。他那天跟着新娘换了三套服装:两套海军礼服和一套唐装。致词时他穿着深蓝的礼服,整整讲了八分钟。
       八分钟里,他没打一个膈愣,把爱情的标准、婚姻的意义和家庭的责任,讲的清清楚楚又津津有味。婚礼前他曾跟我打诨说,咱是吃开口饭的,讲话没问题。呵呵,他讲得太好了,完全可以当教材。
       后来,两位新人开始给长辈和亲友颁奖。这两个人在广东读高中时就参加学校里的各种演出,语言能力和表现力极强。我给他们出了个主意:颁奖前先各自用对方的家乡话向大家问好。果然,新郎说起了河南话,新娘说起了广东话,把整个大厅热闹得像开了锅。
       颁奖词组织得很好,既动情又自然,还不乏幽默;从头到底,皆大欢喜。
        前天在宏安瑞士,新郎父亲请来的证婚人是他部队的老首长----原空军上海基地的少将司令员,同时也是看着新郎长大的一位长辈。场内有很多新郎父亲的老战友,所以证婚人尚未开口就已经满堂喝彩了。
       证婚人说:“我和(新郎父亲)是几十年的老战友,今天我是奉他之命来做证婚人的”。此言一出,全场大笑。随后,司令又接着我的开场白说:“刚才主持人说了,和是一对12年的青梅竹马,不容易呀,可喜可贺呀……”。也许是台下的反映强烈,司令挺高兴,又多说了一会儿,再把新娘和她的父母夸奖了一番。
       吼吼,真不愧是个当司令的,说出来的话,滴水不漏,高!
        这样的例子,很多很多。每逢遇到这种场合,我都感到不虚此行,特别满足。
       张劲老师曾说,遇到好新人(包括好父母、好证婚人)是我们的幸运。
       的确如此,甚至还可以说,这是一种幸福。
        其实,现在的婚礼真的就是一场庆贺新人结婚的亲友聚会。做点仪式,应该;把仪式做得精致些,当然更好。但婚礼上最最重要的,还是要让大家分享一下浓浓的爱情、亲情和友情;最简单也最直接的方法,就是尽可能地让大家说说心里话。
       我曾戏言:婚礼上,说什么比做什么更重要;做得好,更要说得好。
       虽是戏言,却是实话
在线咨询
联系我们

0437-6668899

扫一扫

扫一扫
加我微信

返回顶部